<tr id="6xlzl"></tr>
<th id="6xlzl"><video id="6xlzl"></video></th>

    豫輝文學
    會員書架
    首頁 > 歷史軍事 > 田園之農媳難當 > 第75章 大結局

    第75章 大結局(1 / 1)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好書推薦: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步川小姐的貧窮物語 最佳傲嬌攻略 克妻 拿無限當單機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請排隊 鳳謀天下:王爺為我造反了 一夜回到離婚前 一世狂寵:老婆大人,請上鉤 九天傲紅顏

    筆趣閣 最快更新田園之農媳難當 !

    原來,凌紫炎即刻查出謝景閑就是那個算計自家娘子的人后怒火中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之后立馬便根據謝景閑平日里的習慣將他給算計了,讓他在青.樓里喝花酒睡花娘的時候和另外一個京城里早已臭名昭著人恨人厭的紈绔子弟起了沖突,不慎將人給打死了,捅了馬蜂窩。

    結果很明顯,謝景閑打死了人,那死者也就是那個紈绔子弟身后高居一品大員的祖父知道了這個消息驚怒交加,那還得了,直接一狀告到了皇帝衛辰的御前,事情鬧得特別大。

    即便謝景閑是威遠侯府的人也是皇帝的表弟,這下皇帝當然不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偏頗于他了,礙著之前皇后和謝景逸的事兒也不可能偏頗,不趁機踩上一腳都算衛辰這個皇帝心胸寬廣了,誰親誰疏他還是分得清的。

    因此,懲罰很快就出來了,皇帝衛辰不僅讓謝景閑到死者府門外負荊請罪,讓他顏面盡失,還下令杖責其50軍棍,鐵打的漢子都不一定挨得住,這還沒完,最后謝景閑還被自家皇帝表哥擼掉官職,閑賦家中,無所事事。

    謝貴妃跪在宮門外求情都沒用。

    若不是還頂著威遠侯府二公子的名頭估計他連尋常的富貴人家都比不上了,真真是一朝鮮魚變咸魚,指不定再也翻不了身了,畢竟,凌紫炎和皇帝都還在一旁看著吶!

    聽完前因后果,王嵐煙對謝景閑沒有絲毫的同情,反而覺得解氣得很,嘴角邊上那是止不住的笑意,心中頗有些感動,感觸極了。

    沒想到凌紫炎說到做到,前一天發生的事情,第二天就徹底解決了,還給自己討回了公道,這般一想,王嵐煙心里瞬間暖烘烘的,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那滿臉幸福的模樣讓白思柔這個未出閣的妹子見了也忍不住躲在一旁捂嘴偷笑!

    待傍晚凌紫炎回到家中,兩人少不得軟儂耳語一番,煞羨旁人。

    感受著天氣漸冷,王嵐煙不知想到什么,將邱管家叫了過來,主動讓邱管家從賬房里支出一筆銀子將那些無家可歸的老人和流浪在外無人看管的孩子收留起來,讓他們有個容身之處,安然的度過這個冬天。

    順便給那些孩子請幾個教書先生,讓他們多少學點東西傍身以后無論到了哪個地方好歹也能保證養活自己,自立自強,不再有一頓沒一頓的活著,讓人唏噓。

    之后的日子,王嵐煙的生活作息又恢復了往日那般,只不過,將軍府里卻多出來了一個人,正是一直在外尋找稀有藥材,好給凌紫炎解毒的羅神醫。

    他一回到京城看到凌紫炎雙腳痊愈還沒來得及吃驚就被凌紫炎抓了壯,被強制性的留在了將軍府照看王嵐煙這個孕婦,以備不時之需。

    然并卵,吹胡子瞪眼的羅神醫還沒來得及拒絕就被王嵐煙安排的美食給收買了,心甘情愿的留了下來,盡心盡力的負責王嵐煙這個孕婦的每日一診,讓人忍不住好笑!

    幾日后,京城里倒是發生了兩件大事兒!

    一則,皇后云秀秀向皇上進言,讓其允許從今以后大燕朝的女子也可以同男子一般到書院上學堂,成績優異者也可考為女官為大燕朝盡力盡責,不再被男子踩在腳下,前三名者更可以獲得帝后的嘉獎,許得一個愿望;

    王嵐煙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大吃一驚,沒想到她以前只是在秀秀姐面前玩笑似的提了下,秀秀姐居然就記在了心里,也真的考慮起了這個可能性并將它給實施了出來,現在倒看不出什么,但時間一長,她相信,女子的地位絕對可以提升不少,不再以夫為天,仰人鼻息而活。

    二則,皇帝衛辰以后宮女人太多爭寵算計也多為由,昭告天下解散后宮,只獨寵皇后一人,其他的完璧妃嬪可以出宮改名換姓另行改嫁,也可以到皇莊度過余生;其余者全部遷到偏殿,不得隨意出入爭寵;

    朝廷大臣們還沒來得及上書反對,衛辰的后手就下來了,下令規定:從今以后,凡三品大員以上者,除了原配正妻,最多只能納妾二人,多納一人者,罰白銀一千兩,貶官一級,多納二人者,罰白銀一萬兩,貶官兩級,以儆效尤;三品大員以下者只能納妾一人,多納妾室者懲罰同上。

    在那些大臣眼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因為,緊接著衛辰這個帝王的圣旨又下來了。

    圣旨上嚴明規定:各朝廷大臣家中除卻原配嫡子,各大妾室、通房、外室所出子女均不具有繼承爵位以及家產的權利,從某種意義上保證了原配和嫡子嫡女的利益,更規定無嫡子者爵位收回,妾室、通房、外室等人如果轉正,之前所出子女同樣不具備繼承權,以此類推,違者重罰,絕不容緩!

    這一個接一個的消息傳出來,驚呆了一地人的眼珠子,更引起那些朝廷大臣的反彈,紛紛上書請求衛辰收回成命。

    可惜,衛辰心意已決,豈容更改。

    于是,在凌紫炎、崔侯爺還有其他?;庶h的支持下,那些反對的聲音漸漸銷聲匿跡。

    他們想來也清楚了,坐在皇位上的這位可是掌握著生殺大權的,若一個不小心被殺雞儆猴了,那可不是鬧著好玩兒的!

    將軍府里的王嵐煙聽到這些消息的時候滿臉笑意,皇帝真是太給力了,這樣就算自己以后生了女兒也不用擔心她會受到欺負了,至少有了一個好的開始不是!

    此時正高興的王嵐煙并不知道,定遠侯府二房里一場針對她的陰謀正在蘊量著,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爆發出來。

    幾日前,崔嘉陽居然無意間從白思雨白姨娘那里聽說王嵐煙脖子上戴著一個玉扳指,和他書房里那張圖紙上畫著的一模一樣,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

    這玉扳指可是崔家家主的信物,獨一無二。

    只是,這玉扳指原本是屬于他大伯的,后來被送給了他大伯的妻子,然后失蹤了,沒想到再次聽到這玉扳指的下落,卻是在這么一個場景下。

    崔嘉陽瞬間慌了神,這么說,自家大伯還有子嗣流落在外?

    是那個王嵐煙還是凌紫炎?

    不對,仔細一想,凌紫炎分明和自家大伯有幾分相似,那冷凝的氣質尤甚,凌紫炎絕對是自家大伯的兒子沒錯了!

    不行,凌紫炎年少有為,前途無量,深得帝王信任,若他真是大伯的兒子,那定遠侯的爵位絕對輪不到自己了,絕不可以,自己決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自己才是未來的定遠侯!

    崔嘉陽陷入沉思,書房里的兩人并沒有發現門外崔佳佳的衣角在門外一閃而過。

    等到崔佳佳走遠了,白姨娘也出了書房,崔媛媛這才悄悄的從角落里跑了出來,跑回了崔老夫人的院子,心情起伏不定。

    ——凌紫炎居然是大伯的兒子?那他不就是自己的親堂兄,那嵐煙姐姐就是自己的親堂嫂了,沒想到兜兜轉轉,自己的救命恩人居然是自己的親人?真是太好了!

    想起剛剛聽到的話,崔媛媛眼睛一凝,崔嘉陽他們想要傷害堂兄和堂嫂以達到自己的目的,不行,自己得趕快想辦法將消息傳遞出去,讓堂兄和堂嫂有個心理準備,好生防備起來!

    崔媛媛沒想到,她的消息還是遲了那么一步。

    等到崔媛媛的消息送到將軍府上的時候,凌紫炎已經經歷了一場刺殺,所幸,安然無恙的回到了將軍府。

    他立即派人去查探一番,證據全部指向定遠侯府,凌紫炎不敢置信,介于對崔侯爺這個恩師的信任,凌紫炎最終還是決定派人將崔侯爺請到了將軍府,打算當面問個清楚明白。

    而王嵐煙呢,若不是王嬤嬤和羅神醫留在身旁把關,沒準也被算計成功一尸兩命了。

    當然,還要多虧了突然出現在將軍府中的一個人,正是王嵐煙之前到廟里上香回來碰上的那個叫廣洪的。

    院子里,廣洪手里正擰著一個神色驚慌的婆子,據說是何氏身邊的人。

    王嵐煙從廣洪那里聽到了不少信息,有了一個猜測,只等確認,恰巧崔媛媛的信也送過來了,王嵐煙這才徹底恍然大悟,一切皆因玉扳指而起。

    凌紫炎的身世顯而易見!

    這時,凌紫炎和崔侯爺也一起過來了。

    看到廣洪的那一剎那,崔侯爺猶疑的問道。

    “廣洪?你是廣洪對吧?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廣洪見自家主子經過這么多年還記得自己,痛哭流涕。

    “主子啊……”

    王嵐煙一愣,這么巧?

    廣洪看著崔侯爺陷入回憶。

    “主子,一言難盡吶。屬下這些年一直都在躲避追殺,我的家人全部都被滅口了,之前那些年我一直想不通為什么會遭遇這些,包括當時和我交好的何氏身邊的那個貼身丫鬟為什么會突然死在池塘里。

    到了今天我終于明白了,那是因為屬下得知了一個秘密,一個關系重大的秘密,這才讓自己和身邊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嗚嗚……何氏,崔成武,你們好狠的心吶!”

    崔侯爺皺著眉頭,沉聲問道。

    “到底怎么回事,說清楚?難道還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地方?紫炎這孩子遇刺和二房脫不了干系,難不成與這事兒還有關聯,所以你才會在這里?”

    廣洪指著凌紫炎,看著崔侯爺,一字一句的說道。

    “主子,當年屬下無意間發現死去的夫人的身形不像是孕婦,懷疑她腹中孩子已然出生,這個猜測我只告訴過何氏身邊的丫鬟,沒想到第二天,那個丫鬟就出了意外死了,屬下心里驚惶不定只好辭去職位,躲回了鄉下。

    沒想到,卻還是連累了家里一眾老小,屬下這些年一邊躲避追殺一邊尋找證據,想查個清清楚楚,無意間發現你弟弟那一房的人,崔嘉陽,何氏,還有崔成武居然都有動作,都傾力出動人手算計凌將軍和將軍夫人,力求一擊必中,索性凌將軍和將軍夫人福大命大,這才沒有被他們得逞!

    侯爺,知道嗎,屬下當年沒有看錯,侯夫人二十幾年前真的已經將孩子生下來了,至于那個孩子,凌將軍,他就是你失散在外的兒子??!”

    崔侯爺和凌紫炎渾身一震,相互對視一眼,他是我兒子?(他是我爹?)

    王嵐煙這時候站了出來,將脖子上的玉扳指取了下來,和崔媛媛送過來的信一起遞到凌紫炎和崔侯爺二人面前,讓他們眼見為實。

    看了看信上的內容,再看了看玉扳指,沉默半響,崔侯爺眼睛瞬間就濕潤了,抬頭激動的看著凌紫炎,語無倫次。

    “紫炎,你真的是我的孩子!都怪我太過悲痛欲絕,若是當年我能再仔細一些,你也不至于流落在外這么些年,害得我們父子相見不相識……”

    “主子,不怪你,是屬下疏忽了,屬下有罪!”

    凌紫炎神情不變,他很高興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也很慶幸自己的親人并不是故意拋棄他的,這會兒知道真相心里激動之后便也很快冷靜下來,低沉的說道。

    “能和你相認,我很高興,爹……”

    崔侯爺聞言,激動的不知道說些什么。

    “好,好!”

    父子相認之后,崔侯爺這才想起他弟弟那一家人對自己的兒子兒媳婦干得好事兒,自己差一點兒又失去這幾個親人了吶,更何況,當年的事情,自己妻子的死,也絕對和他們脫不了干系,簡直不可饒??!

    “這次多虧了媛媛這孩子,否則極有可能等不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還不定會鬧出多少事兒,連累你們經歷更多的危險吶!”

    王嵐煙和凌紫炎對視一眼,微微笑了笑,那孩子挺好的。

    “紫炎,你放心,那一家人我會處理妥當,你們不必插手,只需等著就行,必定給你們一個公道,妻子兒子和弟弟之間,當然是妻兒更親,因為我的疏忽妻子我已經失去了,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我知道怎么選!”

    凌紫炎淡淡點頭。

    “好?!?/p>

    話音一落,崔侯爺便帶著廣洪離開了將軍府,想來是趕回定遠侯府找二房那一家人去了。

    崔侯爺是怎么處理的王嵐煙并不清楚,只知道第二天的時候定遠侯府里就傳出了定遠侯和自家弟弟之間不睦導致分家的消息,就連崔老夫人都對分家一事表示贊同,絲毫沒有偏袒小兒子一家。

    二房的人,除了崔媛媛和崔老夫人地位不變繼續留在定遠侯府享福,其余的人全部都被無情的掃地出門,顏面掃地,匆匆忙忙的帶著行走搬除了定遠侯府,且定遠侯府的東西通通不允許他們帶走,只能拿走屬于他們自家的東西,在眾目睽睽之下搬進了另外一套簡陋的府邸住了下來。

    在崔侯爺的操作之下,沒過多久,崔成武就被貶官了,不再是三品大員。

    這一處境令府中何氏、崔嘉陽、崔佳佳這些人成了京城里的邊緣人物,好些時日都沒臉出來見人,深怕看到其他的夫人、世家子弟和大家閨秀眼中的鄙視之情和臉上的嘲笑之意。

    徒留白思雨白姨娘一個人坐在榻上掐著手指滿眼的憤恨,為什么,凌紫炎居然會是崔侯爺的兒子?前世根本沒有這么一出,前世崔嘉陽可是定遠侯,而不是現在這個頹廢無能的男人;

    崔成武現在也只是小官兒了,和自己父親的官位差不多大,自己卻成為了她兒子的姨娘,還不如留在白家當她的大小姐,自己若是知道會有這么一天,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嗎?

    ——答案不得而知。

    她只知道,她好后悔,至于后悔什么,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只能落寞的哀嘆自己翻不了身了,以后的日子只能靠詛咒白思柔那些人不配得到幸福不會有好下場來留住些微的慰藉了!

    二房被分家被掃地出門的第二天,凌紫炎是崔侯爺親生兒子的消息也傳開了,眾人紛紛前來祝賀,只是將軍府一如既往的低調,閉門謝客,倒是讓衛辰這個皇帝更是高看一眼,也放心了不少,對凌紫炎一如既往的重視和信任,羨煞旁人!

    日子恢復了平靜,白思柔的終身大事也在不知不覺中解決了,開春后便可嫁入威遠侯府,成為謝景逸的世子夫人,皆大歡喜。

    時間轉眼消逝,春節來臨,皇宮設宮宴,特意宴請諸位朝廷大臣與君共樂。

    王嵐煙頂著個大肚子讓凌紫炎一刻都放心不了,再者這次的宮宴可不平靜,于是,凌紫炎便讓王嵐煙告假留在了府中。

    王嵐煙自然應諾,她也不想去來著,凌紫炎的神情那么凝重,這次宮宴可能沒有這般簡單,她就不去湊熱鬧了。

    王嵐煙無意間真相了。

    等到半夜,王嵐煙聽到皇宮里遠遠傳來的兵器相接的聲音,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有人造反?

    凌紫炎,你要好好的!

    王嵐煙一直擔憂著,夜不能寐,直到天明。

    天蒙蒙亮,王嵐煙看著凌紫炎一身血腥氣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得知他安全,心里這才頓時一松撲進對方懷里。

    “你回來了!”

    凌紫炎摟住王嵐煙深吸一口氣,聲音低沉。

    “讓你擔心了,我回來了?!?/p>

    等凌紫炎洗漱之后換了一身衣裳,用完早膳,王嵐煙這才從自家相公口中得知閑王真的造反了!

    謝貴妃是內應!

    她背叛了皇帝,和閑王勾搭在一起,這次乘著宮宴大家放松警惕之際和閑王里應外合,企圖逼宮,殺死衛辰這個帝王,讓閑王上位做皇帝。

    好在皇帝這邊提前有了防范,將計就計,打了閑王這群人一個措手不及,一舉拿下有異心的大臣,在皇宮中來了一次大清洗,永絕后患!

    王嵐煙沒去問自家相公這些人最終會有什么下場,猜也猜得出來。

    逼宮造反,罪無可恕,不是砍頭就是抄家亦或者賜毒酒、圈禁一類,各有各的緣法。

    果然,下午圣旨就出來了。

    閑王終身圈禁;謝貴妃賜毒酒留全尸;謝景閑、玉姨娘貶為庶人發配邊境,威遠侯謝遠后宅起火、教子不嚴,令其禁閉家中閉門思過,同時除去侯爺的爵位由其嫡子謝景逸繼承;崔成武一家除崔老夫人、崔媛媛,盡數抄家,貶為庶人,遠離京城;其余參與其中的朝廷大臣,嚴重者砍頭示眾,輕者也是抄家貶為庶民,三代以內不得參加科舉出朝為官。

    一朝碾入塵泥,令人唏噓,不禁讓人以此為戒。

    自然,有功者則論功行賞,一時之間,有人歡喜有人愁。

    直至一個月后,這籠罩在京城上方的烏云方才散去,可留在眾人心中的陰影卻久久不散。

    三個月后

    將軍府

    產房外,凌紫炎焦急的在產房外踱步,像熱鍋上的螞蟻,難熬的等待著產房里的動靜。

    半個時辰之后,“哇哇”的聲音傳了出來,凌紫炎眼睛一亮。

    這是,生了?

    下一刻,產房房門打開,接生婆懷里抱著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包裹笑容滿面的出來了,看向凌紫炎,嘴里說著吉利話。

    “恭喜將軍,是個兒子,母子平安!”

    凌紫炎看了包裹里的自家兒子一眼,便頭也不回的跑進了產房,徒留接生婆在門外吹冷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崔侯爺大笑三聲。

    “老夫有孫子啦,抱過來我瞧瞧……”

    產房內,凌紫炎坐在床沿,目不轉睛的看著王嵐煙,柔聲道。

    “娘子,辛苦你了!”

    王嵐煙笑得滿足,伸手握住對方的手。

    “沒有,再辛苦我也愿意,有你們才是最好!”

    凌紫炎點頭,眼中含笑。

    “對,有你們才圓滿!”

    ……

    番外

    8年后

    王嵐煙和凌紫炎一起攜手云游四海,好不樂哉。

    一家人故地重游,途徑宏遠縣的時候便住在了凌家村的宅子里,打算多留幾日。

    這一日,王嵐煙正抱著小女兒逗趣,凌紫炎在一旁溫馨的看著,卻遠遠的就聽到了自家兒子凌旭的聲音。

    很快,凌旭便出現在夫妻二人眼前,手里還牽著一個三歲左右的長得很是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兒。

    小子眼睛亮晶晶的,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看向王嵐煙夫妻二人目露期待,嘴里開心的嚷嚷道。

    “爹,娘,你們看,旭兒撿到了一個小媳婦兒,比妹妹還好看,以后就留在我們家吧!”

    王嵐煙聞言,嘴角抽了抽,和凌紫炎對視一眼,紛紛無語凝咽。

    “額……”

    ——毛都還沒長齊就知道給自己找小媳婦兒了,小子,有前途???

    全文完

    點擊切換 [繁體版] [簡體版]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新書推薦: 國民老公帶回家:偷吻55次 步川小姐的貧窮物語 最佳傲嬌攻略 克妻 拿無限當單機 一胎二寶:爹地追妻請排隊 鳳謀天下:王爺為我造反了 一夜回到離婚前 一世狂寵:老婆大人,請上鉤 九天傲紅顏
    亚洲成免费av人片无码,99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五区,人妻熟妇视频网,国产成人拍拍拍高潮尖叫,2020亚洲国产精品无码不卡,久久精品99国产精品蜜桃